15194_827926693889302_248083521_n_副本.jpg

跨完年以後就是澳洲人假期的結束,加上北昆士蘭進入每日都傾盆的雨季中期,酒吧生意淡的誇張。

某天晚上我跟郵局哥聊天,他說酒吧最近被國稅局查稅,聽說積欠了三萬多的稅沒繳,酒吧應該是瀕臨破產的邊緣了。

我每天上班時都想著,如果老闆突然說要我上班到這禮拜為止,我一點也不會覺得驚訝。

 

說到跨年,在跨年那天晚上酒吧辦了一個小跨年派對。

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有這件事,完全沒人跟我提過,在12月31號那天上班時,我看到老闆貝里正在裝飾酒吧。

我那時也不知道是因為晚上有派對,我原本以為酒吧一家人甚麼都沒說,應該是決定平淡度過。

貝里把幾個紅色氣球綁在酒吧外面的鐵柵欄上,我笑著問他那是幹甚麼用的?他說我們晚上會有個跨年派對。

他繼續用扯著他宏亮的嗓子問我喜不喜歡吃烤肉,他要在跨年派對上烤肉給我吃。

看著隨著風在空中搖晃的紅色氣球,難得心情也有點輕鬆了起來。

 

那天晚上到了十點我下班的時間,酒吧還有一些等著跨年的客人以及已經喝開的酒吧一家人。

我跟女婿勞迪說我要下班了,準備讓他接手。

這時老太婆走過來,跟我說:"金金,妳今天延長工作時間!"

雖然我早就預料到我是這裡的仙杜瑞拉,沒有參加派對的命,但聽到從老太婆嘴裡說來那種沒有一絲歉疚的命令語氣,還是讓人非常不悅。

無奈的我只能心裡一邊咒罵著老太婆一邊上班到倒數完。

至於貝里的烤肉,他根本連火都沒有升。

 

跨完年的第三個禮拜,兒子特倫特跟媳婦雪終於從日本渡完蜜月回來,貝里的弟弟洛伊斯也剛好來幫忙整頓閒置已久的酒吧周遭。

洛伊斯是個五六十歲的老色鬼,總是動不動就想吃我們亞洲員工的豆腐。

跟廚師阿倫不同的是,如果說阿倫是屬於壓抑變態型的老色鬼,洛伊斯則是公開輕浮的那種。

他曾經開價50澳幣說要幫我服務,我真不知道該氣50澳幣也太看不起我,還是該氣他提出的要求很莫名其妙。

然後他還一路喊價到200澳幣,我也是一路no到底,最後我叫他去服務老太婆他才住嘴。

之後某天,洛伊斯開心地跑來跟我說,他明天要回凱恩斯了,要我坐他的車跟他一起走。

我依舊翻了一個白眼說no。

 

隔天,一個星期四的早上,我打掃完公共區域跟吧檯,搬了幾箱冷藏室裡的啤酒,把吧檯冰箱填滿酒跟汽水。

我看到吧檯冰箱裡的礦泉水快沒了,但不是賣完的,因為從來沒有人來買過礦泉水,冰箱裡的水都是酒吧一家人拿去喝了。

這一家人總是這麼懶惰,他們不自己拿礦泉水冰在自己的冰箱,總是拿要賣給客人的,完全是因為我會一直把冰箱補滿。

我的工作是吧檯不是家管,為了防止他們以為幫他們一家人準備冰水是我的工作,我曾經索性不補,畢竟也沒客人要買,打算如果那一家人想喝冰水就自己拿水去冰。

然後我的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的下場就是被老太婆命令去補滿礦泉水,還一副我很笨都不知道礦泉水快沒了的表情。

這次為了不想讓老太婆又有甚麼理由過來刁難我,我還是決定自己去搬一大箱礦泉水來把水補滿。

在我正把水一瓶瓶的放到冰箱的最上層時,老太婆安路易斯還是出現了。

完全是不用期待她會對每天幫他們工作搬重物到手受傷,還繼續不畏傷痛幫他們家人冰水來喝的我有甚麼感激,但從老太婆口中吐出的那句話還是再度讓我理智斷線。

她要我去把後面倉庫裡囤積的汽水一箱一箱地搬到後面的大冷藏室去。

 

這完全就只是刁難,因為沒有任何理由需要我去做這件事。

首先搬貨本來就不是我的工作,一開始也都是男丁在搬,後來我搬那麼多都是因為酒吧一家人去渡假,但現在全家人都回來了。

再來把汽水冰到大冷藏室,到最後還是要補到吧檯冰箱的,加上現在是淡季根本沒有那麼大的用量,直接冰在吧檯的冰箱就很夠用了,搬到大冷藏室然後再搬到吧檯根本是多此一舉。

 

我的手正纏著繃帶,我正在幫他們家人補冰水,她正跟我提出無理的要求。雖然心裡滿腔怒火,我還是按耐著。

老太婆一如往常緊皺著眉頭,趾高氣昂的看著我。

我知道我不能一直逆來順受,否則日子只會一天比一天難過。

我跟老太婆說:"我的手在痛。"

老太婆聽了甩頭就離開。

 

不知道是打發她了還是怎樣,完全摸不著頭緒,於是我繼續我手上的工作。

過了五分鐘後老太婆拿著一張紙走回來。

這次她沒有看我,她盯著手上的紙。

她說:"我們請不起妳了,明天妳跟洛伊斯一起去凱恩斯。"

原來如此,原來她是氣瘋了。

 

 

 

上一集:第十五章 鬼哭狼嚎

下一集:第十七章 最終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金 的頭像
金金

蹦蹦金金Bon courage, bon voyage!

金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