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聖誕夜那天認識了郵局一家人後我開始納悶,為什麼從來沒看過他們在我工作的酒吧出現。

酒吧就在郵局的斜對面,而整個阿寶小鎮就只有酒吧這個社交場所,尤其白人們特別會聚在這裡聊天。

但自從我十一月中開始工作以來只看過郵局妹摩根來外帶一兩次酒,甚至聖誕節那天整個阿寶小鎮的白人都聚在酒吧一起慶祝,卻也不見郵局一家人出現。

1911933_827926557222649_1274260898_n

我原本以為只是單純因為他們不愛喝酒,但認識了郵局哥之後我便否定了這個猜測。

 

在郵局哥邀我去他們家吃披撒那天,我開心的說我終於找到同年紀的人可以跟我說話了,他說可惜他不能來酒吧,但是歡迎我常常去他們家聊天。

我逮到機會順勢問他為什麼不能來酒吧,然後他又說了另一個故事。

 

幾年前郵局哥開著車回到家時,車子引擎忽然壞了。

於是他把車開到小鎮上唯一的修車廠維修。

修車廠是我們酒吧的附屬企業之一,雖然修車師傅是蘭司爺爺,但是老闆還是貝里(第一章 遠赴蠻荒之地打拼的老闆一家人 )。

或許是因為引擎壞得有點嚴重,蘭司爺爺估價維修要1500澳幣,這筆錢已經可以買一台舊二手車了。

而車子修完後沒幾天,引擎又壞了,郵局哥因此認定修車廠根本沒把車修好而拒付這筆錢。

老闆娘安路易絲為此勃然大怒,下令如果郵局哥布蘭登不付錢,從今以後不准踏入酒吧半步。

 

其實郵局哥不能來酒吧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讓我有藉口可以稍稍離開這朝夕相處的酒吧一家人而透透氣。

一個禮拜七天,從早上十點工作到晚上十點,從星期一工作到星期日之後再迎接星期一,下了班後在酒吧後面的公共浴室梳洗,然後回到修車廠後頭的員工宿舍睡覺,隔天早上醒來走到酒吧的廚房煮早餐,然後繼續在酒吧上班。

這樣周而復始的每一天,根本無法踏出酒吧的鐵籬範圍,就好像被關在一個無形的牢籠一般。

但認識了郵局一家人以後,我知道晚上我可以偷溜出去,我知道對面那間郵局家的人歡迎我出現,我知道我可以在那裏放鬆地享受工作以外的片刻。

 

我知道郵局哥被禁止進入絕對不是郵局一家人不跟酒吧一家人往來的唯一原因,隨著我跟郵局家人越來越熟稔,也聽到了越來越多不堪的真相。

 

 

上一集:第十一章 郵局一家人 

下一集:第十三章 鄉村酒吧與郵局的恩怨糾葛(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金 的頭像
金金

蹦蹦金金Bon courage, bon voyage!

金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