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7098_711456065727937_2507688620972842160_n.jpg

《坦尚尼亞旅遊日誌》 #8
夜路走多了還是會遇到鬼,我的手機終於在非洲被偷了。

為了去看非洲最高山吉利馬札羅,我們從阿魯沙Arusha移動到莫希Moshi,那天剛好是老皮生日。

我們坐在當地交通工具達拉達拉上,達拉達拉就是路邊隨招隨停的麵包車,因為車資非常便宜,為了賺錢他們會極盡所能地把人塞到車子裡,車子裡的乘客通常都是擠到無法動彈的狀態。

我跟老皮很早就上車,坐在後方的座位上。一路上我就想著等等要去哪裡慶生。

到了莫希,我跟老皮下了車,我準備拿手機看地圖時,就意識到我的手機被摸走了。

我突然恍然大悟,剛剛車上發生一連串不尋常的事,其實都是手機要被偷的警訊,但是我完完全全沒放在心上!

車上本來就很擠,我只能把後背包抱在胸前,側背包疊在上面。

達拉達拉行駛在半路時,坐我左邊走道上那個豐腴的女人下了車,我本來被她跟行李們擠得幾乎不能呼吸,趁她下車後我挪挪身子喘口氣。

這時一個瘦弱的阿伯坐到我旁邊來,我看了他一眼。

他看起來大概五十歲上下,戴著黑色毛帽,身上套著破舊的長袖紅格子襯衫,褪了色的牛仔褲褲管已經踩鬚。

他臉上有許多老人斑及皺紋,眼眶凹陷,顴骨突出,就像其他馬賽族人一樣,他也看了我一眼,然後轉身坐下。

坐在另一邊的老皮問我今天晚上要住哪,我拿出手機找地圖給他看,當我放手機回包包裡時,我感覺到那個阿伯瞥了手機一眼。

要是平常那一眼應該會啟動我的警戒心才對,但我剛從志工服務的托兒所離開,還活在非洲朋友的友善溫度中非常放鬆。

到了終點站莫希,下車時那位阿伯右手披了一件黑色外套,然後站起身,我想等他移動後我就要起身,因為他就站在走道上。

但他沒有往前走,只是側著身子讓後面的人先過,他的上半身向右側傾斜往我的方向擠壓,我一心只想著阿伯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去扶他,完全沒料到他是在用右手上的外套作掩護,遮住我的視線,左手正在打開我眼前的包包拿手機。

對,我的手機就是這樣在我眼前被偷走,但我一點都沒有發覺。

等到我意識到那個阿伯是小偷時也才過不到五分鐘,但是小偷怎麼可能還留在原地,早就不知去向了。

最後老皮慶生也因此泡湯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金 的頭像
金金

蹦蹦金金Bon courage, bon voyage!

金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